首页 > 资讯 > 正文

传腾讯计划出售美团全部股份

2022-08-18 14:52:34
 
414

  8月16日,一则腾讯计划出售美团的全部或大部分股权消息传出,让美团重新自我估值。腾讯持有的可是美团17%的股份,总值约240亿美元。如果消息属实,对于美团的影响难以估量。报道传出后16日当天,美团港股股价从180.9港元暴跌9%至164.5港元,相当于蒸发了近千亿市值。

  直到16日晚间,腾讯集团公关总监张军才作出回应。他在社交平台否认了腾讯清仓美团的传闻。此番回应过后,市场情绪才逐渐开始平复,美团的股价也开始了反弹。8月17日开盘时,美团股价回升3%,并有继续恢复的趋势。

  虽然已被证实为谣言,虚惊一场,但资本市场对于美团的态度还是很值得玩味。假设腾讯真的减持美团,要么是其自身降本增效、聚焦业务的需求,要么是美团经营状况发生重大变化。资本市场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举抛售美团股票,说明其对于美团的市场认可度产生了动摇。

  自从2019年的首次盈利之后,美团很快就又陷回了亏损之中。2021年美团净亏损235亿元,而前两年其总净利润也不过近70亿元。也就是说,美团的盈利能力远不足以填补持续的亏损。

  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美团再次净亏损57.6亿元。经调整后,也仍有35.9亿元的净亏损。虽然营收一直在增长,但长期亏损很容易让美团失去投资人的耐心和信心。

  回想去年下半年,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曾对内表示,要以三年融不到新钱的预期来为未来做准备。

  今年3月,王兴于内部会议中再次引申了这一极端假设。大意是说,如果未来三年,美团没有任何收入,企业依然要维持运行,现金流情况会是怎样?

  如今腾讯清仓的谣言,再度强化了这一极端假设的现实可能性。如果传言成真,美团不仅要面临市值大幅缩水的局面,更有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引入新的融资。

  同样严重的是,当前的美团,还面临着自身的严峻考验。

  内外交困,美团面对重大抉择

  早在此次传言之前,美团已多次被大额抛售股票。

  比如红杉资本的沈南鹏,自2019年美团上市以来,已减持美团近20次,总套现金额超300亿港元。曾经的红杉资本,还是美团A轮融资的唯一出资方,后续更是参与了美团B、C、E、F等多轮融资。

  今年4月底,沈南鹏连续减持后的美团,股价在几天内下滑近5%。好在后续又逐步回升。对于沈南鹏的减持,经济学者盘和林认为,一方面是宏观上资本市场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支持力度正在下降,另一方面是美团尚未实现盈利。

  2020年5月,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也减持200万股,合计套现2.74亿港元。今年4月,王慧文又减持74万股。

  甚至在今年6月,王兴本人也连续四次减持共12.6万股美团股票,套现约2500万港元。当然,和沈南鹏、王慧文相比,王兴减持的数量微不足道。而且他套现获得的资金都用在了慈善事业上,对于美团的社会声誉还有着一定帮助。

  美团频遭减持背后,虽然也有着投资人自身的因素,但无法否认的是,“不赚钱”一直是美团的痛点。

  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美团现在的主要收入构成为餐饮外卖、到店酒旅、新业务及其它。三者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52.21%、16.47%和31.32%。

  其中,餐饮外卖这一季度盈利15.77亿元,同比增加41.3%;到店酒旅也盈利了34.74亿元,同比增加26.4%。可以说,美团的主营业务已经维持在了稳定盈利的水平。但坏消息是,新业务及其它分部亏损90.25亿元,同比亏损扩大12.2%。

  也就是说,即使将美团整体的亏损归咎于新业务也不为过。而美团对此的解释则是:“受我们对商品零售业务及其他新业务进行持续投资以满足消费者于各种消费场景下的需求所致”。这样的解释是否能得到投资人的理解暂且不提,但美团整体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也不过36亿元,如果不是新业务的缘故,本来是可以实现高额盈利的。

  长久以来,王兴一直在美团践行着他的“无边界”设想。他曾表示:“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正是在这样的政策指导下,美团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即使出现过盈利,也只是昙花一现。或许王兴和他的美团有着走长期路线的耐心,但仅凭一条谣言就震荡的资本市场,显然对美团没什么信心。

  如今,摆在美团眼前的问题已经很明显。就像当初王兴的极端假设那样,如果真的走到了再无融资的地步,美团又该如何“独善其身”?

  当时的美团管理层,总结出了2022年的三个关键命题:确保现金流安全,追求盈利性增长,以及系统性降本增效。其中涉及方法论的,无非是“保现金流”和“降本增效”。

  改革成效未显,美团等一次自证

  美团降本增效的第一步,自然是从新业务下手。

  今年以来,美团优选已陆续撤出位于西北的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四省以及北京等地;美团买菜暂停了在苏州的开城计划;快驴进货在多个城市关停服务……不久之前,美团单车骑行卡涨价50%的消息更是传得沸沸扬扬。

  除了外部的业务收缩、增加盈利之外,美团内部也进行了多轮改革。据“晚点LatePost”报道,今年上半年,美团更新了出差管理规定。出差审批更加严格的情况下,机票标准也被降低。甚至周末和节假日的出差补助也被取消。

  3月时,美团还制定了人员收缩标准。首当其冲的到店事业群,打车、优选、买菜和快驴事业部,总体裁员10%-20%。就连美团平台都“优化”了7%的员工。

  至于对现金流的保障,目前还看不出成效。2021年时,由于在新业务上持续烧钱,以及为支持零售业务发展供应链及用户激励方面的投入,美团经营活动所用现金流净流出达到40亿元。而前一年还有着近85亿元的所得现金流净额。

  到了今年第一季度,美团经营活动所用现金流的净流出更是达到了113亿元。美团对此的解释是受季节因素和疫情影响,“应付商家款项的结算净流出和支付餐饮外卖配送相关成本,及来自商家的在线营销服务预付款项现金流入减少,及于本季度支付年终奖金”。

  战略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如果未来美团不能及时止住庞大现金流的流出,那么一切抵御风险的设想都是空谈。值得一提的是,截至发稿,美团的股价仍在170港元上下徘徊,短期内似乎很难重回15日的180港元报价。

  根据美团过往的习惯来看,2022年的半年报有望在月底发出。届时,美团能否控制住现金流,又是否有能力直面王兴的极端假设,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斑马投诉网站观点,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作出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