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妖镍”大战逼出温州神秘富豪 青山控股实控人项光达身价215亿

2022-03-13 11:21:03
 
2235

  最近全球投资市场中,最亮眼的莫过于镍,2天狂飙248%确实很刺激,面对市场资金的疯狂,伦敦金属交易所不得不在北京时间3月8日下午16点暂停镍市场交易。随后,铜、铝、铅、锌等金属价格,全面直线跳水,其中铜和铝价格,在10分钟内,涨幅为负。

  “这两天如此大涨幅,真是让人目瞪口呆,更是成立于1877年的伦敦金属交易所历史上如此大连续涨幅,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至少我没有见过。”国内一家期货交易所资管机构交易分析师表示。

  3月9日青山集团用旗下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通过多种渠道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分析机构普遍认为伦敦方面的镍期货市场多空力量逆转,前述恶意做空的外资可能面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尴尬局面。

  总部位于浙江温州的青山控股极其低调,其不锈钢产能总计900万吨,主要布局在福建、浙江和广东,另外还有三分之一的产能位于印尼。公司在印尼建有青山工业园区,并拥有当地丰富的镍资源。据中信建投统计,2020年青山集团拥有全球18%的镍市场份额。

  据财联社报道称,青山控股的实控人为温州籍商人项光达,在《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上,项光达以215亿元的资产,稳坐温州首席富豪的位置,亦被外界视为是浙江最神秘、低调的富豪之一。

  青山控股目前尚未上市,游离于资本市场之外,有着家族企业的风格。一位浙商研究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除创始人项光达外,项光达弟弟项光通、以及项氏家族成员项秉雪、项炳和、项炳庆、项海燕等均分布在青山系各大板块。”

  公开履历显示,项光达1988年开始创业,1992年建立浙江丰业集团,这家企业是现今青山控股的原型。2020年,青山控股全年生产不锈钢粗钢1080万吨,实现销售收入2908亿元人民币。2021年,名列世界500强企业第279位。

  在满足电池制造需求上,镍的供应实为结构性短缺。世界上的镍矿分为硫化镍矿和红土镍矿两类,硫化镍矿可通过冶炼生产出高冰镍,再加工成可用于制造电池的硫酸镍,即电池用镍。但硫化镍矿的储量小,仅占全球镍资源储量的28%,且多年开采后储量下降、开采难度加大。而占全球剩余72%的红土镍矿无法直接加工成电池用镍,主要用于生产不锈钢,印尼的镍资源也是以红土镍矿为主。

  项光达8日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回应说:“老外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今天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都很支持。”

  他还表示,青山的仓位和经营都没有问题。

  3月9日,青山控股回应称,将用旗下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

  压力这就来到了外资身上:我拿得出货,你掏得出那么多钱吗?

  如今,吃瓜网友已经搬好了小板凳,一边坐等“大战”后续,一边围观项光达。

  成为“镍王”,算得上项光达的高光时刻。

  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中国作为产钢大国,用于生产钢铁的镍,多年来却主要依赖进口。因此,国外一些生产镍的公司就拿中国钢企当“韭菜”,动不动涨价。

  “制造业,技术都可以学,但资源匮乏就特别难。”项光达没少为这事头痛。

  他想自己搞镍。

  有个俄罗斯客商听说后问他:“你要做多少吨?”项光达说:“10万吨。”俄罗斯商人笑了:“那你要活得久一点,至少要活到100岁,不然做不到10万吨。俄罗斯镍做了五六十年了,现在也就是20多万吨。”

  但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2008年,众多跨国矿企遭金融危机冲击,项光达趁机去世界最大的镍矿出口国印度尼西亚“抄底”,成功拿下当地4.7万公顷的红土镍矿开采权。

  此后几年,项光达又使用“钞能力”,去印度、津巴布韦等国买矿建园。

  到2018年,青山控股成了全球最大的镍铁生产商。

  根据青山控股公开的信息披露,其2021年的镍产量达到60万吨,2022年要达到85万吨,2023年将跃升至110万吨。

  而2021年全球矿山镍产量是270万吨,也就是说,青山控股当年的镍产量已占到全球约22%。

  这并非只是项光达个人或者青山控股这家公司的胜利。

  有媒体评价称:“更有全局意义的是,项光达对镍矿的大规模开发,令青山在全球镍期货市场的买入或卖出,能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市场价格,这让中国的镍相关制造业摆脱了被动的国际镍价波动,拥有了成本自主权。”

  项光达给出了更直观的数据:“原来国外卖我们50万元/吨的时候,它的成本也就15000元,现在青山进军镍行业,把成本减了下来(期货镍价约十几万元/吨),支持了国内产业。”

  此言不虚。

  最近几年,新能源汽车发展风云激荡,镍是制造三元锂电池的关键材料,因此成为各大动力电池生产者争抢的资源。

  就连马斯克也一直担心镍不够用,称“镍是我们最大的瓶颈”。

  想在新能源领域加速超车欧美的中国企业,更是心急如焚。

  此前曾有报道称,有相关中企的老板请项光达出手相帮,项光达凭借自己在印尼的关系,帮其“一路绿灯”把工厂建到了镍矿旁边。而且,该公司还能使用青山控股在印尼的工厂、港口、电力和道路。这让求助的企业成本降了一半。

  这种火力支援,多少帮助了当时的一部分中企发展,而后它们成为了特斯拉、lg、三星的上游供应商。

  有人直言,谁手头有镍矿,谁就捏住了新能源汽车电池的咽喉。

  项光达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2017年,电池厂商瑞浦能源成立了。短短三年后,当宁德时代、松下、三星等全球电池巨头激战正酣时,它还能突出重围,冲到中国锂电池装机量前五。

  瑞浦能源的母公司是永青科技,而永青科技的母公司正是青山控股。

  进军新能源产业后,青山控股的目标也并不局限于电池领域。

  2020年,青山控股与徐工集团投资55亿元共建新能源产业基地,从事项目包括新能源汽车的整车研发生产。

  只有前进,才不会被割“韭菜”。也只有前进,才能掌握话语权。

  外汇密探财经导航上线,一个应用访问全国外汇网站,外汇从这里开始...

  请于电脑下载应用,网址:http://www.fx007004.cyou/download_page/index.html(电脑浏览器复制打开,并下载)


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斑马投诉网站观点,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作出调整!

相关文章